您所在的位置: >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

纱窗改用钢丝网 专防入室“蜘蛛贼”

来源:本站原创,发布时间:2012-05-28

   2日,被警方抓获的攀爬盗窃嫌疑人吉某躺在病床上,一言不发,却不时睁开一只眼睛,偷看在病床边照看他的民警杨达天。怕他患上褥疮,民警还特意买来爽身粉给他用。本报民警夜擒飞贼一事见报后,不少读者打来电话,拍手称快,表达了对这些飞贼的痛恨之情。记者了解到,这些身怀“飞檐走壁绝技”的飞贼,疯狂作案,在全国各地留下斑斑劣迹。入夏以来,我省大庆、牡丹江、齐齐哈尔、哈尔滨等地警方多次破获此类案件。

  亲戚凑路费出去当飞贼

  2007年3月底,贵州的杨氏兄弟就慕名来到我省“淘金”。他们在家乡翻山、爬树都是好手,攀护栏、爬管道更是他们的绝活,徒手爬上六楼,一点不成问题。这一站,他们选定的地点是石油之城大庆,如此选址的原因是,他们听说大庆人有钱。杨氏兄弟向亲友借钱,凑够了路费就北上了。刚落脚,他们就买了一张地图,寻找新建小区,选择二三楼没有安装护栏的大户型住户作为目标,作案时间一般选择在凌晨1时到4时之间。作案6起偷盗三四万元后,他们被大庆警方抓获。

  审讯中,杨氏兄弟交代,在他们居住的地区,用这个方法在全国“淘金”的不只他们两个。大家都看地图、看新闻,发现哪里经济条件好,就往哪里去,但是,大家也非常谨慎,即使成果挺丰厚,在一个城市最多也只停留一个月。二人被抓时,就是坐着长途客车,准备到哈尔滨转乘到北京的火车。

  盗窃所得够养一家人

  “经过5年的发展,正如假证之乡湖南双峰一样,不少云贵山区,也如雨后春笋般盖起了小楼,小楼中,住着的只有老人和妇女。问到男人去了哪里,都会说在外面打工,而靠劳动赚钱的人会偷偷说‘她丈夫在外面爬楼呢’。”我省到当地办案的民警告诉记者。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中的人们,听说谁家发财了、谁家盖楼了、谁家给出了高额聘礼娶到了漂亮媳妇,顿时心生羡慕。当得知这些钱是靠一副好身手“赚来”的时候,男青年们不服气地说:“谁不会爬树?光杆树我都能蹿上去!”即使得知这赚钱的手段并不光彩,有的人仍想试试。

  于是,他们组团坐上了火车。今年6月1日,我省大庆警方就抓获了一伙由7人组成的攀爬盗窃亲友团,他们在5天的时间里,疯狂作案20余起,涉案金额5万余元。他们选择位置偏僻、人少灯暗、未完全交工的小区。据7人交代,他们都是亲属,是叔侄、兄弟。作案一段时间后,他们只留下一部分赃款作活动经费,其余所有赃物都变卖折现后寄回家乡供养家人,盗窃所得是全家的唯一收入,他们都打算着回老家盖房子。

  反抗抓捕不计后果

  躺在病床上的吉某,明显出现哆嗦、冒汗等吸毒人员才有的症状,这是云贵地区攀爬入室盗窃群体的另一个特征:有人用吸毒来控制这个人群,迫使他们疯狂作案。由于长期住在山区,他们身手特别敏捷,民警追捕时,他们往往负隅顽抗。在抓捕吉某的过程中,民警多次鸣枪示警,吉某仍持螺丝刀疯狂刺向民警,一副你死我亡的架势,最后,民警只好开枪将其击倒。

  办过此类案件的民警都有相同的感受,就是在抓捕该类嫌疑人时,都要时刻准备着面对一场搏斗。去年7月5日深夜,哈市巡警支队巡逻七大队民警巡逻时,经过围堵,抓获了阿吉、阿牛、阿比三名来自四川山区的男子。他们承认,他们是在一名同乡的“指引”下,干起了攀爬入室盗窃的犯罪活动。这是一个团伙,共10人,头目阿尔夫妇诱惑这些同乡吸食毒品上瘾,以此控制他们拼命弄钱。该团伙在哈市作案近20起。

  警方支招防飞贼

  哈市警方提醒,蜘蛛贼大多选择未安装结实防护网、开窗、偏僻无照明的居民家下手。窃贼入室后,首选客厅,基本不进入卧室。他们除了盗窃现金和有价证券外,对金银首饰、手机、电脑等便于携带的物品也很感兴趣。所以,市民尽量不要在家中存放大量现金或贵重物品;存折、贵重物品不要与户口簿、居民身份证放在一起

  市民可以选择红外报警器,门磁、床磁报警器等。一旦有人影晃动,报警器就会大声报警将贼吓跑。市面上销售的防盗纱窗,用钢丝网代替纱网,不易被划开。有条件的住户可以设计安装坚固的内嵌式防盗门窗,在空调外机位上安装防爬刺。当居民发现门锁、房门、窗户有异常时,不要轻易入室查看,发现有人,应马上将门窗反锁并报警。

  此外,应经常检查家中门、锁、窗栅等防盗设施,特别是厨房、卫生间的窗户,发现问题要及时整修。低矮楼层较易发生从窗外钩挑财物案件,居民要将衣物、皮包甚至手机等放在远离窗口或犯罪分子不易够到的地方。发现小区出现可疑面孔,要及时报警。